會員登錄 登錄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免費注冊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婚戀導讀 > 情感天地 > 寶貝我愛你

寶貝我愛你

來源:挽月 發布時間:2015-08-26 09:16

如果可以,布爾箏希望永遠賴在布爾棋身邊,但是現實并不允許。布爾箏6歲的時候,12歲的布爾棋就跟著親人去了遙遠的布谷村落,據說布谷村落是個世外桃源,那里擁有四季如畫的風景和成群結隊的牛羊!不像上海,到處都是交織錯雜的交通干線,連零星的野生植被都少的可憐。
    “你一定要走么?傻大個。”布爾箏眼淚婆娑的扯著布爾棋的衣擺左右上下的亂扯一通。
    “嗯!我以后會回來找你的,箏妹!”虎頭虎腦的布爾棋睜著他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誠懇的對著眼前的小豆包正兒八經的許下承諾!
    “哼!以后是多久?等我的牙齒長齊了?還是等我的個頭賽過了你?”小豆包布爾箏始終沒放棄試圖把布爾棋的行李藏起來的舉動。
    
    
    



    在布爾棋實在沒轍的時候,小豆包的媽媽蹲在她的面前,把眼前哭成淚人的小丫頭摟進了懷里。安慰小丫頭道:寶貝不哭了,寶貝應該為哥哥高興,哥哥的爸爸媽媽來接哥哥了,哥哥以后都不會一個人孤孤單單的了,箏兒不是心疼哥哥沒有爸爸媽媽么?現在箏兒不應該哭,應該為哥哥加油啊!再說以后哥哥還會回來看箏兒的!
    “箏兒,我還會回來的,阿姨說的對,我一定會回來的!”布爾棋攥緊拳頭,憋足了氣,硬聲硬氣的說道!
     躲在媽媽懷里的布爾箏擤了擤鼻子,眨巴眨巴兩只兔眼對著布爾棋咧嘴笑了,只見滿嘴的黑牙在陽光的折射下顯得格外的晃眼。布爾棋努力的閉了閉雙眼,狠狠的揉了揉小豆包的面頰,大踏步頭也不回的上了布谷村落的特殊航班車道!
    時間過的猶如布谷村落的大飛車,哧溜一下,晃眼的時間,18年過去了,當初的小豆包還是那個小豆包么?那么當初的傻大個也還是那么傻么?
    “布爾箏,你說這是你第幾次遲到了?你拿著公司給的薪水,從早到晚都在做什么?扣錢,這個月的滿勤全扣!還有這個月公司組織的旅游活動你沒份了,留下來加班!”布爾箏在頂頭上司蘇言的吶喊聲中度過了悲催的一天。周圍同事抱以看熱鬧的心態對著布爾箏指手畫腳。布爾箏耷拉著腦袋瓜子在田字格里郁悶了大半天,還是好友栗子輕叩桌面時,她才知道飯點時間到了。
    飯點時間,食堂坐滿了人,周遭的嘈雜之聲也沒有掩蓋住布爾箏進食的雀躍之聲!坐在她對面的栗子眨巴眨巴眼睛扯起了八卦!“也是你倒霉,正好撞上她被她男神拒絕的槍口上了。”布爾箏聽了這句話后稍許遲鈍了下,便繼續進食。栗子也不計較她那滿身散發出的吃貨精神。繼續說“我今天早上上廁所時,正好聽見她打電話給她男神,貌似是邀請對方去家里用餐,還說要親自下廚燒給那男的吃,但是那男神說他沒空!然后你猜怎么的?我們的蘇魔頭把她新買的金蘋果摔的粉碎!砰的一聲,沒把我嚇死,但把我嚇便秘了。然后,接著回到辦公室,你就來了,你說你真夠英勇的!早不來晚不來就選那個點來!”看著布爾箏漠不關心的眼神,栗子決定閉嘴了,內心強烈的好奇心抨擊著栗子,實在忍不住正準備朝布爾箏放炮,卻聽到她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吃飽了,回去上班了!你慢慢吃!”之后便邁著輕盈的步伐離開了餐桌,看也沒看栗子一樣!栗子狠狠地捏捏了自己挫敗的臉蛋,說道:布爾箏!你狠!之后使命的跟碗里的米粒較起了勁。
    布爾箏回到了田字格里,揉了揉肩膀,給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座位上準備為加班事宜做個提前安排表!可是突然覺得很疲憊,于是趴在桌上休息一會兒!也許是太累,連鄰桌熱切的討論聲也沒聽見。“你知道嗎?我們公司上頭調人過來了,據說是接頭的班。”“你聽誰說的啊?我剛還看見周總呢!”“那是人沒來,人來了,頭就要去澳大利亞總部了!”、“那新來的頭多大年紀啊?真希望來個大叔!”……田字格里的人們在殷切的討論著,這些個聲音嘈雜的跟菜市場販子一樣扯足了嗓門在猜測著。然而布爾箏卻睡著了,眉頭緊鎖的她似乎在夢里也遇見了不愉快的事情!
    次日,周總收拾了東西離開了索菲亞,新任總經理也馬不停蹄的來到索菲亞,格子間的人們變得異常繁忙不已,沒有高談闊論的聲音,也沒有據理力爭的獎罰事宜!平時耀武揚威的蘇言顯得比平時更注意細節打扮,就連說話的聲音也變得異常溫柔,更讓人不安的是就連她最討厭的布爾箏她都很溫柔的噓寒問暖!搞得布爾箏雞皮疙瘩起了一身,還不能反抗,別扭極了!
    “等會兒新任總經理齊總會來我們部門,你們都給我精神點兒,不要給我出岔子了,表現好的話,月底我們就去澳大利亞,否則全部給我加班!”蘇言把命令頒布后邁著驕傲的步伐離開了格子間。“齊總?不會吧!”貌似發現新大陸的栗子用及其夸張的語氣重復到!“怎么了?”布爾箏抖掉一身的雞皮疙瘩緊張兮兮的問到!栗子小心翼翼的探了下周遭的狀況,悄悄的對著布爾箏的耳朵說:“貌似這齊總就是拒絕蘇言的男神!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有好日子過了,啊哈哈!”布爾箏晃了晃腦袋點頭道:“好像是這個道理,哎,怎么不早點來呢?我的假期就要在加班中度過了!” “你回神啦?你這后知后覺跟誰學的啊?昨天發生的事兒,你今天才反省過來啊?我還以為你不在意這事兒!”栗子用很無奈的眼神看著面前的傻大姐。隨著齊總的大駕光臨,格子間瞬間變得很安靜,再低調的安靜都抵擋不住格子間女人們澎湃的心情“哇!好帥!”“哇,這么年輕!”“哇!絕對是實力派!”“天啊!哪里冒出來的!”就在齊總以秒神速度的顏值賽過格子間男同胞們的時候,不得不承受著來自四面八方足以殺死人的眼電流量!
    蘇言緊緊跟著齊總的身后,為他介紹格子間里的員工,當到布爾箏的時候,很認真的看了看她的胸牌,上面刻有方正的小楷:布爾箏。并且用很詫異的語音詢問道:“布爾箏!還有姓布的?”倍感壓力山大的布爾箏努力的吞了吞口水,在女魔頭蘇言怒視下,緊張兮兮的回到:“那個,總經理好!我,我,我”連續好幾個我也沒表述清楚自己要表達的內容。蘇言大方的接口解釋道:“總經理,布爾箏,布爾是她的姓,箏是名!她不是中國人!”齊總笑瞇瞇的看著眼前這個對他好感萬分的女子蘇言。“喔,是這樣啊!蘇言還跟學校里一樣善解人意啊!今晚公司聚餐,把你部門的人都帶上,我們好好敘敘舊!”齊總的這番話讓格子間的人群瞬時繃不住了,各個都攥緊了拳頭,忍著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唯一繃不住的蘇言快活的不得了,幾乎脫口而出:“好啊好啊!我還以為你忘記我了!我一直在等你!”滿臉通紅的樣子像極了剛披上嫁衣的新娘子,簡直忘記了害臊怎么寫!齊總淡然的點了下頭,眼角的余光輕輕的掃了下布爾箏,可是那姑娘始終低著她那昂貴的頭,什么都沒覺察到。齊總嘴角上揚了下,便邁開步伐離開了格子間!
    “布爾棋,你太不夠意思了,回國了,也不打聲招呼,哥們好去接你,一起瀟灑啊!”凌子棟激動的撞了下迎面而來的布爾棋。布爾棋笑而不語,摸了摸鑲玉的眼鏡框。凌子棟看了看他,問道:“那個讓你戀戀不忘的小布丁,你找到沒有?”“嗯,好像是,好像又不是!”“什么意思?”“名字一樣,可是人好像不一樣!”“切!人會變得啊,再說你們都多久沒見了啊!怎么可能一見面就會認出來!”“不,箏兒不一樣,她會一眼就認出我的”“老大!18年了,什么概念,她當初才6歲,你就指望人家會記得你?你真不是一般的早熟”“老凌,我們貌似也才4年沒見吧,你這么說我,真的好么?”黑著臉的布爾棋挽起手袖的樣子嚇到了凌子棟,他趕忙說:“對不住!兄弟,我還不是替你著急啊!你說你都找了10年了,還是沒找到,這下遇到個同名的,一定不要放過!指不定她就是當年的小豆包啊!”聽了凌子棟的話,布爾棋,也就是索菲亞的齊總陷入了沉思!看著好友凝重的表情,凌子棟決定動用手上的一切關系去調查那個叫布爾箏的女孩,就當是為了好友解其憂愁,畢竟人一生沒有多少個10年!
    提前下了班的布爾箏邁力的騎著她的小單車來到了郊外一處幽靜僻壤的小道上,隨著蜿蜒的小路來到了一座墳墓前。墳墓修建在一座漂亮的玻璃花房中,馨香的味道圍繞著布爾箏,只見她從葡萄架上取出一把花剪,在花房里鉆來鉆去,出來時,手上拿著一大捧白玫瑰,小心翼翼的取出花瓶里枯萎的花兒,更換上新鮮的。撫摸著墓碑上的照片,說道:“媽媽,今天是你離開我的日子,你在天堂過得可好?外婆說你是這世上最好的女子,我也這么覺得,最好的女子才配得上最好的花兒,我給你采了你最愛的白玫瑰,你要幸福喔!雖然我還是不記得你!但是我能感覺到你對我的愛!媽媽,我會努力的想起你以及找到我忘記的一切的一切!我會替你照顧外婆,你放心吧!”
    我是布爾箏,我今年24歲,如花的年紀,可是我卻并不覺得芬芳,因為18年前我遭遇了綁架事件,綁匪綁了我和媽媽要挾爸爸,可是爸爸因為身負重責,不能為了我和媽媽而放棄身上的重任。所以綁匪狗急跳墻,在媽媽身上藏了炸藥,便逃走了。媽媽看著身上的炸藥,對我說:“寶貝,爸爸離這里不遠,你趕緊去叫爸爸來救媽媽。”6歲的我聽著清晰的滴滴聲從炸藥上傳來,淚流滿面的說:“不,媽媽,我和你一起等爸爸過來!我害怕!”媽媽聽了我的話笑了:“寶貝,不怕,媽媽給你唱歌聽,你趕緊去叫爸爸來救媽媽!”我將信將疑的看了眼媽媽:“真的么?箏兒聽了媽媽的歌聲,肯定就不怕了。將來見了棋哥哥,棋哥哥也會夸我的是不是?”媽媽聽了我的話后點了點頭,就開始唱起了我最愛的歌:《回家》。聽著媽媽的歌的我使勁的蹬著我的小短腿往外跑去喊爸爸來救媽媽,可是偌大的山頭上除了山只有叔,還有巖石上零星的小白花。站在空曠的山頭上我一遍一遍的呼喊著我的爸爸,可是卻沒有人回應我,倍感失落的我絕望的向關著媽媽的小木屋跑去,還沒走到木屋外的小柵欄,轟的一聲,小木屋轉眼就變成了塵土,嘴巴里的媽媽還沒吐出口,一切都好像定住了一樣,我的嘴巴張了又張,一點兒聲音也沒有,極力想合上的眼睛也好像涂了厚厚的膠水似得一定也不動。我趴在小柵欄邊上,全身蜷縮起來!一滴一滴的雨水從天空降落下來,它們頑皮的在我的眼睛上,鼻子上,嘴巴里捉了迷藏!它們快樂的笑聲讓我感到無比的悲傷。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了爸爸歇斯底里的吶喊聲:“不!琪蓮兒,你不能離開我,你不能走,是我害了你啊!”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怒視著眼前的這個男人道:“你走啊,你害死了我的媽媽!我恨你!”爸爸的姑姑布爾蕊心輕輕的抱起了我,對我說:“箏兒,睡吧!睡一覺,就什么事兒都沒了!”然后帶著我離開了山頭,在離開的時候對我的爸爸說:“以后別出現在箏兒面前了,忘記是一種救贖!我會好好養育她!你繼續你自己的使命,就算是為蓮兒報仇了!至于箏兒,給她點時間,她會理解的!”
    也許是媽媽在天有靈,也許是姑姑給我布施了布爾家族的禁制。總之我24歲之前就是一片空白,腦海里什么東西都沒有,除了布爾箏這三個字,我的過去似乎和我沒有關系!
    凌子棟的辦事效率果真就是快,一個小時前叫秘書查布爾箏的詳細資料,一個小時后文檔就出現在凌子棟手里了。躺在凌家老宅藤椅上的布爾棋翻看了關于索菲亞里的布爾箏的資料。左右翻了下就丟在茶幾上不聞不問了。凌子棟不解的用眼神示意布爾棋怎么回事!布爾棋毫不客氣的回到:“我是索菲亞的總裁,我的員工檔案需要你來找?”一臉挫敗的凌子棟聳了聳肩說:“有沒有價值可循?這些資料上都顯示布爾箏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啊,她家境平平,貌似生活也過的不如意,按照你的說法來看,簡直一個天一個地啊!哎……我覺得你還是當面去找她詢問一下會比較好!”聽了凌子棟的話,不為所動的布爾棋伸了伸大長腿,雙手撐著掛在脖頸上的帥氣的臉蛋,眉毛緊鎖間說了句:“也好!確定了心里也好有打算!”一臉奸笑的凌子棟眼巴巴的拿一張紙條在布爾棋眼前一晃,得意的說:“這個布爾箏有點意思,資料上的住址好像是障眼法,其實她不住那里,瞧見沒有,真正的住址在這紙條上!”布爾棋用很不耐煩的眼神掃了他一眼,長腿一收,便消失在凌家老宅,只剩下身后凌子棟不滿的叫嚷聲:“你這個沒良心的,現成的地址不要,非要自己去找!”
    從凌家老宅出來的布爾棋來到布爾箏的真正住處,沒敢打擾周遭的安靜氛圍,靜靜的守在布爾箏回家的必經之處。點燃了支煙的布爾棋凝視著眼前的爛尾樓,斑駁的墻壁,結滿青苔的階梯,處處都顯示出荒蕪!“真的是你么?真的希望不是!”一聲悅耳的自行車鈴聲響起,莽撞的女漢子布爾箏再次悲催的出現在布爾棋面前。布爾棋紳士的對著她一笑,冒失的女漢子吞了吞口水說:“齊,齊總,你怎么會在這里?”“我來看看你啊,歡迎不?”布爾箏突然覺得喘不上氣,便悄悄的把衣領扣解開了一個,不經意間把脖子上的玉墜子露了出來。當布爾棋看到玉墜子的瞬間便感覺到呼吸聲急促起來,急忙上前伸手拽住了玉墜子,這冒失的舉動嚇壞了膽小如鼠的布爾箏。布爾箏突然紅起來的臉蛋無一不彰顯出此時兩人間的尷尬!
    午后的陽光顯得很火辣,在布爾棋發現自己冒失的舉動時,汗水早把布爾箏從頭到尾折騰了個遍!
    “額……不好意思,這個玉墜子跟我脖子上的一模一樣,我還以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所以太激動了,冒犯了。”
    布爾箏咂吧咂吧嘴巴說到:“喔!是這樣啊!沒關系!世上的東西大有雷同之處,齊總不必放在心上!”平復了下澎湃心情的布爾棋笑瞇瞇的對著眼前的姑娘說:“箏兒,我回來了!”
    布爾箏看著眼前的大帥哥,臉蛋紅撲撲的笑了:“齊總,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布爾棋再次梳理了緊張的心情對著眼前的女漢子說道:“不!我沒有認錯人,你就是我要找的布爾箏!”可以憑呆萌傻走向好萊塢紅毯的布爾箏再次鼓了鼓嘴巴說:“齊總,您真的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
    “布爾箏,我是布爾棋,我回來了!我是你的棋哥哥啊!”布爾棋突然把緊張兮兮的布爾箏抱了個滿懷,布爾箏通紅的臉蛋還未完全散盡的時候,這時候突然又全部回來了!布爾箏拼命的掙開布爾棋的懷抱,可是怎么都解除不了來自對面男人的禁錮,不禁感到由衷的害怕。猛地大喊:“媽媽,救命啊!”聽到懷里可人兒爆發出來的喊聲,同時也感到了來自懷里的顫抖!布爾棋很頹敗的松開了臂膀,得到自由的布爾箏往后退了一大步:“齊,齊總,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認識布爾棋,對不起!我先回家了!再見!”說完便趕緊上了腳踏車,頭也不回的沒命的往家跑!
    滿臉哀傷的布爾棋看著遠去人兒的背影說道:那天,起風的時候,你說要等我回來!現在起風了,你卻說你不認識我!箏兒,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會讓你想起我!不管你發生了什么,我都會毫無保留的愛護你!
    上一篇:相思
    下一篇:那些年那些事
    注冊真實資料 深入人工審核 成為網站會員 分配專業顧問 人工甄選配對 一對一婚戀約見 全程跟蹤服務 會員喜結良緣
     
     
     
    平特连肖是什么意思 ?